作者專欄:習近平劫持了馬克思  政治策略?

作者專欄:習近平劫持了馬克思 政治策略?

作者:唐印之

標籤:毛澤東 吹捧 鐵桿

【看新媒體】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中國出現了兩大戲劇性事件。一個是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高調吹捧共產黨的創始人馬克思;另一個是鄧小平長子鄧樸方鐵桿親信樊立勤公然在北京大學貼了二十四張大字報攻擊習近平

同一天發生的這兩件大事絕對是紅朝的黑色幽默。因為馬克思組建共產黨是要當資本主義的掘墓人,而鄧小平、江澤民搞的改革開放就是讓中國共產黨當上資本主義的代理人,在美國領導的資本主義全球體系中悶聲發大財。這條毛澤東所謂的修正主義路線已經走過了三十多年,現在的中國共產黨早已經是資產階級先鋒隊,而鄧小平、江澤民等紅色權貴家族更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用馬克思主義的標準來衡量,鄧小平、江澤民及其家族絕對是馬克思主義的叛徒。而現在習近平非但下令抓捕並審判鄧小平外孫女的孩子他爹,而且打著馬克思的旗號來號令全黨,這就等於舉起屠龍刀號令江湖,令鄧小平、江澤民等紅朝權貴家族不寒而慄

馬克思主義是要當資本主義的掘墓人,而鄧小平搞改革開放就是當資本主義代理人,尤其是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更是堂而皇之將共產黨為資本主義當代理人的定位寫入黨章和憲法。因為這兩百年來代表最先進生產力的是資本主義而非共產主義,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中國共產黨要代表最先進的生產力就等於是代表資本主義,那還叫什麼資本主義掘墓人,還叫什麼共產主義?如假包換是資本主義代理人。用鄧小平自己的內部講話說,就是接受美國的領導。

現在習近平舉起馬克思主義這把屠龍刀,最心驚膽顫的莫過於鄧小平、江澤民等紅色權貴家族,因為他們都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他們就是改革開放的最大既得利益者。於是有人跳出來說要保衛改革開放,不就是為了保衛權貴資本主義,保衛既得利益集團嗎?更可笑的是六四屠夫鄧小平家族的頭馬竟然跑到北京大學張貼大字報說要捍衛五四精神,當年鄧小平血洗北京城,用坦克、機槍瘋狂殺戮那些和平請願的北京學生和市民的時候,這傢伙跑哪兒去了?如今鄧小平的外孫女婿因為貪了一百多億受審要判刑了,他才想起來要去北京大學貼大字報了,真不信三尺頭上有神靈?還真是把閻王殿當他們鄧家產業了。

習近平為何最近高舉馬克思主義大旗?無非兩種可能。一是習近平真心認同馬克思主義,要做資本主義的掘墓人;二是習近平挾持馬克思以號令全黨,就如當年毛澤東師曹孟德故智挾天子以令諸侯,黨中央當了漢獻帝

習近平在黨內外的敵人們異口同聲說習近平是在開歷史倒車,是學毛澤東,要搞第二次文化大革命。其實判斷一個政治人物的路線發展方向的最好著眼點是看他在重大關頭的選擇。有人說鄧小平對江青的審判就等於是對毛澤東的審判,而習近平對吳小暉的審判就等於對鄧小平的審判。在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中國政壇,這種說法有一定的道理。然而習近平對鄧小平及其代表的權貴資本主義路線的否定未必就代表他要重新走毛澤東路線,發動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判斷習近平重大選擇的風向標就是中美貿易談判。如果習近平要走毛澤東路線,發動第二次文化大革命,那麼最近美國咄咄逼人的關稅懲罰威脅與「中興」事件就是習近平轉向閉關鎖國搞二次文革的最好切入點。面對強勢揮舞關稅大棒的美國總統川普,習近平要讓中美貿易談判破裂很容易,只要堅持中共的「政治正確」,黨內領導層誰也不敢說打著馬克思旗號的習近平不對,否則自己就成了黨的叛徒。可是習近平為何沒有在這重大歷史關頭向左轉選擇閉關自守,反而向右轉選擇進一步開放呢?因為習近平不是毛澤東,他所走的不是毛澤東路線。

許多學者專家說習近平深受毛澤東影響,很多地方在學習毛澤東。可是學習毛澤東的權謀不等於重走毛澤東的路線,用毛澤東自己推崇的法家商鞅的話說就是「三代不同禮而王,五伯不同法而霸。智者作法,愚者制焉;賢者更禮,不肖者拘焉」。

毛澤東篡國後大肆推行愚民政策,發動文化大革命對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造成了毀滅性的破壞。然而我們發現毛澤東在政治上的成功並非是他實踐馬列主義的成功,而是他效法中國古代歷史上的英雄人物的成功。比如所謂的「二萬五千里長征」就是效法李自成當流寇,「打土豪,分田地」就是「闖王來了不納糧」;挾持黨中央,「槍桿子裡頭出政權」就是效法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延安整風」、毛澤東思想入黨章就是效法洪秀全政教合一,自我登上神壇;發動文化大革命就是效法秦始皇掃平權貴割據,定於一尊。毛澤東最愛看的書決非是什麼「共產黨宣言」、「資本論」,而是「三國演義」、「水滸」、「資治通鑑」、「明史」之類。曹操、李自成洪秀全秦始皇這四位中國歷史上的英雄人物構成了毛澤東性格中的四個面,但是毛澤東這個大魔頭卻將這些取自於中國傳統文化的精華反過來用於破壞中國傳統文化,對中華文明造成前所未有赤禍浩劫

或許是因為習近平深受毛澤東的影響,在他身上我們也可以看到中國歷史上那些英雄人物的因素。當父親習仲勳在文革中被整肅關押,少年習近平自己也受牽連,遭迫害,戴高帽遊街,即將被送入少年管教所時,年僅十幾歲的習近平學習李闖王當流寇,主動闖關中,插隊梁家河避開政敵鋒芒;十八大上台後肅貪打倒徐才厚、郭伯雄,掌握軍權挾持黨中央修憲搞終身制,又打著馬克思旗號來號令全黨,這是學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習近平思想被奉為二十一世紀的馬克思主義,這是學習洪秀全政教合一,自我登上神壇,因為共產黨不信神,馬克思就是共產黨的「神」;以法治國,打擊上海幫與團派,紅二代集體遭邊緣化就是學習秦始皇掃平割據,定於一尊。

可以說習近平學了毛澤東的權謀,但這並不等於習近平就是毛澤東第二。正如毛澤東學習了中國歷史上的英雄人物如李自成、曹操、洪秀全和秦始皇,可是毛澤東本人並非延續了中國傳統文化,反而是毀滅性的破壞了中國傳統文化。以智慧著稱的索羅門曾經說過:已有之事,後必再有;已行之事,後必再行。陽光之下,並無新事。習近平促成中美貿易談判達成共識而避免了中美貿易大戰,這說明習近平選擇的並非是閉關鎖國的毛澤東路線。打著馬克思旗號的習近平無非是中國歷史上的又一個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曹操,為的是儘快掌握一言九鼎的最高權力。至於掌握大權後的習近平究竟走向何方,我們不僅要聽其言,更要觀其行,看他在重大關頭的選擇。#

 

原創文章,媒體轉載請註明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