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到极致的创业者

970×90

【看新媒體2018年07月訊】(編譯報導)这条极致之路往往需创业者已经具备良好的经济基础、社会资源、运作公司的经验。有了这些元素,当选中一个方向时,才敢于说要做到行业之最。

极致代表着磨砺,长时间隐忍,无数次试错,更多次的自我否定,以及巨大的资本投入等,这些并非初次创业者能接受的。但无论你现在处于哪一个阶段,极致的信念都应时刻充盈你的内心。

我们经常讨论什么样的产品才是这个时代的潮流,因为选对方向意味着在创业初期的产品有章可循,商业模式能被投资商认可。如果企业得以顺利发展,在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里,依托大环境企业顺水行舟。

但并不是所有企业在创立之初都应该如此谨慎。

极致是一种方向

有些创业者,在选择方向时,不会随大流,而是先考虑当前的商业环境中缺失什么,垄断者有哪些缺陷,然后根据自己的兴趣点,去补齐所缺失的商业元素。这些商业领袖的商业信念,往往足够简单而强大。他们相信缺损的总会有人去补充,而自己会比其他人做得更好。

这些公司的成功为创业者提供了另一条路。然而为什么不在创业之初就抱一个信念,要在某一领域去打造一家极致的公司?

1874年,自电影摄影机发明以来,经历过了无数次技术创新。后来,索尼借用卢卡斯的“星球大战”,成功研发了世界上第一台数字电影摄影机。之后,便在好莱坞长驱直入。于是,人们开始断言:索尼已成为数字时代电影摄影机市场的主宰。

然而,有个叫杰米·贾纳德的创业者,他在1975年花了300美元创办了一家名叫“奥克利”的小公司,专门制作越野摩托车的扶手手套。33年后,贾纳德以21亿美元的价格,卖掉了奥克利公司。2008年,他在世界富豪500强名单中名列第134名。

贾纳德原本是个摄影爱好者,自奥克利品牌诞生以来,所有制作平面广告、电视广告、产品目录和户外广告所用的照片都出自他手。有一天,贾纳德在体验索尼数字摄影机后,就把它丢到了包装箱里。之后,他的二次创业就开始了。他认为,不懂摄影机技术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要创造出一个比垄断者更好的东西。于是,这个从没接触过数字技术和摄影机的人,揭竿而起向索尼发出了挑战。

从创业开始,贾纳德一切都是从头开始。他给产品取了叫“红色”的名字,并立下了这样的规则:既不采用已经存在的数字摄影技术,也不走任何中庸路线,同时也不进行渐进式技术升级,而是要开创一套全新的技术体系。

首先,贾纳德让客户参与到设计中来。他安排专人到好莱坞的导演、摄影师家里,挨家挨户问需求,让人人都成为设计师。一时间,绝妙的点子多如牛毛。为此,开发团队要实现四个关键目标:成像质量、清晰度、压缩技术、成本价格。在他的规划里,研发队伍须是一个顶级发明者团队,于是他就把行业里的顶级人才搜罗过来。大半年后,终于等到了测试成像传感芯片的日子。当贾纳德的大手落下后,显示器上即刻光芒四射,所有技术核心居然一步到位,“红色”研发取得突破。当时,索尼的顶级摄影机能拍出的清晰度不足2K,而“红色”摄影机,则能拍出4倍于索尼高清画质图像。随后,好莱坞导演们对“红色”赞不绝口,单单从画质上,已让索尼落了下风。紧接着,贾纳德打出了另一重拳,他让自己的摄影机采用了业内流行的胶片电影摄影机镜头接口,使那些深受摄影师喜爱,使用起来得心应手的镜头,可以再次发挥作用。用“红色”不必重新买镜头,平时用的佳能和尼康相机镜头都可以用。对贾纳德来说,其最致命的一剑就是“红色”的售价,只有索尼的1/10。当时,索尼新款数字电影摄影机的机身售价高达15万美元,但清晰度还不及“红色”摄影机的一半,而“红色”机身售价仅1.75万美元。毫无疑问,这场决斗以垄断者索尼兵败而落下帷幕。贾纳德的二次创业成功不是偶然的,不仅是因为他有一腔热血,更因为他比任何一家摄影器材公司的CEO都更懂得摄影机、更热爱摄影机、更懂生意经、更疯狂。

如何做到极致

无独有偶,在中国也有这样一个创业者,虽不及贾纳德的疯狂,但他同样在做一件自己认为中国最好的事业。2007年,王微花了7年时间,从无到有,把土豆网做成了国内视频网站领先者,直到与优酷合并后,才离开公司。在他满世界游历一圈后,王微找到了数千万美元投资,开始着手追逐他的另一个梦:动画。他认为,在美国动画电影票房能占电影总票房的12%~15%,在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火爆的今天,动画电影仅占有5%的市场份额。在王微看来,这可是一片蓝海。而且,在做动画电影上,他有很大的技术优势。

在二次创业里,王微非常执著,他前后见过300多个动画和电影业内人士,虔诚地请教他们该如何创建、运营一家动画电影工作室。王微还用科技创业公司的方式,招揽一批动画和技术高手,然后又用互联网公司的方式管理这些桀骜不驯的艺术家。与此同时,他还奉上一份公司期权,这是一套绝大多数中国动画师们从未有过的运营方式。另外,王微还为自己的动画电影工作室“追光动画”引入了风投。所有这些,都传递出一个信号:与众不同的“追光动画”将是一家采用全新运营模式的动画电影制作公司。如“红色”摄影机的贾纳德一样,“追光动画”同样打造出了黄金创业团队,其中负责CG特效的视效总监韩雷加入“追光动画”前,已经在梦工厂工作了7年之久,还曾参与过《功夫熊猫》的制作。其艺术顾问曾在梦工厂任职10年以上。故事板和动画顾问曾任皮克斯动画总监,拥有多年故事板和导演经验。制片顾问曾任好莱坞动画大片制片人。另外王微还聘用了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等美国大牌公司的前雇员。或许正因为如此,王微在最新一轮的风险资本筹集中,获得了2000万美元。

“以做出最好的动画”为信念,“追光动画”在成立一年里,就完成了第一部动画电影70%的技术制作,如期发布了3分钟的预告片,实现了近一亿的预告片视频点击数。虽然“追光动画”距离皮克斯的动画工作室,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但它俨然已经成为中国技术最好的动画公司。

二次创业,无论是想单挑巨头,还是想做到行业最好,这条道路并不适合所有人去走,正如“红色”创始人贾纳德和“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一样,这条极致之路往往需创业者已经具备良好的经济基础、社会资源、运作公司的经验。有了这些元素,当选中一个方向时,才敢于说要做到行业之最。极致往往代表着磨砺,长时间隐忍,无数次试错,更多次的自我否定,以及巨大的资本投入等,这些并非初次创业者能接受的。但无论你现在处于哪一个阶段,不管是已经成功了一次,还是在蹒跚学步,极致的信念都应时刻充盈你的内心。

 

看新媒體-網絡提供

970×90

Related posts

9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