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大陸香港:核心問題-誠信差異

透視大陸香港:核心問題-誠信差異

透視大陸香港:核心問題-誠信差異 ( B )

共產主義的祖師爺 /馬克思

凌曉輝:共產黨毀掉了中國人的誠信 –有感於《科學》雜誌最近一份調查報告

【看新媒體綜合編輯】誠,乃信之本;無誠,何以言信?人無信而不立,誠而有信,方為人生。一個民族若失去誠信又何以能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誠信是曠古人類得以生存的基本法則,因此把她看得與人的生命同等重要。(能夠正視自己盲點的人才能更加的強大)

國際最具權威的著名學術期刊之一,美國《科學》雜誌(《Science》  20 Jun 2019)最近公布了一份調查結果,在全球40個國家的實地研究發現,中國公民的誠信排名倒數第一。

該報告的研究人員在全球40個國家的355個城市進行調查,他們在官方和私人機構交付了超過17,000個「丟失」的錢包,然後在100天內統計有多少人通過預留的聯繫方式反饋給研究人員並將錢包返還給「失主」。

統計結果顯示,排名前五個國家為瑞士、挪威、荷蘭、丹麥、瑞典,這些國家有70-80%的人聯繫失主,中國則在誠信排名最末。

這是對當今中共政權不斷鼓吹「自信」的一次嘲諷,也使一直被黨文化侵泡中處於興奮和鬥爭常態下的中國人感到莫大的悲哀和恥辱。

一、誠信的中華民族

《說文解字》中說:「信,誠也,從人,從言。」也就是說,「人言成信」,「誠從成言而得」。要做到「信」,必須說話誠實,言出必踐。古代儒家思想的內容之一就是做人要誠信。

中國自古以「禮儀之幫」著稱於世,講誠實、守信用是中華民族傳統美德。孔子主張「言必信,行必果。」在幾千年的歷史長河中,許多誠信人物的故事廣為傳誦。

耳熟能詳的歷史典故也反覆說明誠信的社會意義。曾子之妻外出買東西,告訴孩子在家等她回來殺豬吃。當曾子要履行諾言時,其妻卻認為是大人與孩子的玩笑話,不必當真。對此曾子批評說「母欺子,子而不信其母,非所以成教也」,這便是「曾子殺豬」的故事。

作為中國特有的文化瑰寶成語中,就有不少與誠信有關的,「一言九鼎」、「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得黃金萬兩,不如得季布一諾,這就是所謂的「一諾千金」等。在古代,九鼎,千金是權利與財富的象徵,古人把誠信與此二者如此相比,表明我們民族對誠信的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信守諾言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老子說:「輕諾必寡信,多易必多難。」孔子講過:「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信守諾言,言而有信不僅是做人必須遵從的準則,也是保持社會安定與諧的基本要求。

二、失去誠信的恥辱

一石激起千層浪,《科學》雜誌6月20日公布的調查報告激發了中國網民的論戰,有人質疑報告「不嚴謹」,指控「美帝厚顏無恥」等等,這些基本都是中共控制的輿論所發出的聲音,有些「自乾五」還不斷向海外擴散傳播。

如果只是感到恥辱,人們還有醒悟的希望,對於中共國民的普世價值、公民整體道德的普遍淪喪,也有不少人認識到,這些嚮往社會誠信的人士也在呼喚。可是,究竟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原因,使我們整個民族失去了被歷次政治運動蹂躪後,還僅有的一點溫存和誠信呢?而最要命的是,契約一旦遭到破壞,就很難再次建立。就像「狼來了」這個著名的寓言,說謊的孩子,選擇了不誠信,就只能被狼吃掉。

社會道德的塌方式敗壞所帶來的危害,遠大於中共黨內幹部的塌方式腐敗。腐敗是可見可查,一定情況下可控的,而誠信的喪失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逆轉的。

可是被中共完全控制的輿論和網絡,一切言論和信息都是來自於魔鬼的意志。它應用諸如「鳳凰網」之類的媒體發布針對報告細節的挑刺,以攪亂思維和邏輯的方式來達到激起民族情緒,使中國人本應該是反省的恥辱感,搖身一變反而成為了正義者來謾罵和詛咒善意者的提醒。

三、共產黨沒有誠信(來源西方)

共產邪靈要用一切手段來毀滅現實世界的一切規則和次序,而現存社會制度通常是由諾言、承諾的所立之約,她是建立在誠信基礎之上的,因此「誠信」便是現實世界規則存在的前提和必備因素。

共產黨一方面用暴力來強迫、不擇手段的毀滅一切:「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這是幾乎所有人都熟悉的《共產黨宣言》結尾;同時魔鬼也採用非暴力的手段來腐蝕和毀滅世界,馬克思曾經楊言:「工人總有一天必須奪取政權……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斷言,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到處都應該採取同樣的手段……必須考慮到各國的制度、風俗和傳統,我們也不可否認,有些國家,像美國、英國——如果我們對你們的制度有更好的了解,也許還可以加上荷蘭,——工人可能用和平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當然這裡的「工人」絕不是真正的工人,而是被共產邪靈附體,用仇恨挑動起來破壞和鬧事的人。

以共產國延安時期為例,中共中央機關報《新華日報》1947年7月4日發表的社論:「從年幼的時候起,我們就覺得美國是個特別可親的國家。我們相信,這該不單因為她沒有強占過中國的土地,她也沒對中國發動過侵略性的戰爭;更基本地說,中國人對美國的好感,是發源於從美國國民性中發散出來的民主的風度,博大的心懷。」可是僅僅三年之後,中共便派兵在朝鮮和美國兵戎相見,並把美國人描繪成世界上最邪惡的帝國主義分子。

熟悉中共真實歷史、經歷過中共統治時期的中國人都會有深刻的記憶,中共曾經承諾給農民土地、承諾給工人工廠、承諾給知識分子自由和民主等等,都無一兌現。

中共建政後,缺乏誠信,公然撒謊,這種情況下,誠實的人遭受各種磨難,欺詐的人官運亨通。回顧過去幾十年歷史,1957年中共號召知識分子給中共提意見,大批的知識分子聽信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被打成右派分子,降職降薪,家破人亡,當被人指為陰謀的時候,毛澤東公開表示:那不是陰謀,而是「陽謀」。

四、誠信被共產國蓄意毀滅

共產國首先是自己帶頭出爾反爾,黨媒在一個又一個的政治運動中,大話空話連篇累牘的渲染,就會有民眾自覺或不自覺的跟著學;善良的民眾一般不願意講假話,就會有一串串黨文化的黨話、套話將其上綱上線,強迫你講假話,久而久之不得不說黨話,隨之就是脫口而出的黨文化。

當魔鬼教你說假話時你得到鼓勵,繼而往之你會不斷地、不自然地、後來達到假話連篇,最終還會有滑天下之大稽的畝產十三萬斤糧食出現。

魔鬼精心設計和計劃的、一系列的、一個接一個的、讓所有國人相互仇恨、恐懼的政治運動:肅反、公私合營、反右、三面紅旗、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都是以謊言來實現陰謀,迫使人們為了活命不得不放棄誠信。有人說不講誠信的人比講誠信的人過得好。現在國人,說實話,講誠信,很可能要被關監獄或者失去生命。

這些其實都是共產國蓄意迫使民眾放棄誠信。

共產國政府是由共產邪靈所控制,也是不同於人類任何形式的利益集團,它是斂財自肥的自利型政府,是和人民對立的。共產國政府帶頭不講誠信,假劣商品橫行,法律被當兒戲,人民也不相信這個政府。

民間流傳著「過去人們不相信政府會幹壞事,現在人們不相信政府會幹好事」。

謊言和欺騙,隱瞞和篡改歷史是共產國的重要統治手段。從早至春秋戰國,晚至文革歷史全面加以隱瞞、篡改和改述,就連神話故事也被改頭換面,七十多年來從未間斷,並且對所有還原歷史真相的回憶、記錄、研究成果,特別是海外的真相資訊,都一律予以封鎖和剿滅。

人們會誤認為這是一個無恥政權為了維持其統治所採取的一系列的卑鄙行徑,其實共產黨的目的遠不止如此,因為魔鬼對於政權看得既重要又不重要,將人類徹底毀滅掉才是它的真實目的。

人們還會發現,在共產國(如:大陸)、在共產黨的體制內,他們也在提倡和鼓勵誠信,甚至表面上還在學習和採取信用評級等等,可是人們看到的結果往往是不誠信者普遍獲得利益,甚至出現誠信和善良者的善行被「禁止」的社會局面,如人們百思不得其解的:老人摔倒了不能扶;錢包被小偷偷走不把注意力放在制止小偷,反而會責怪被偷者不小心;甚至見死不能救等等,一系列反道德現象。

當今的共產國社會道德已經遭到了嚴重的破壞,人變得更加自私,完全不顧及他人的存在和感受,普遍缺乏最基本的安全感,人們也就失去了誠信的基礎。

使人喪失誠信,是魔鬼的真實目的,很明顯,這個目的已經基本達到。

五、共產邪靈把人變成鬼

「誠信」本來就不是實證科學所涉及的領域,哪怕是五花八門的「測謊」研究對於科學的桂冠也是望塵莫及,即使如此,共產國統治國人七十年的所作所為都清晰說明,共產黨是如何毀滅傳統民族所固有的誠信,以至於讓實證的、而且還是處於「科學」頂端的《科學》雜誌,通過實驗、數字量化都能得出的結論。如果這個結果還不能使被魔鬼控制的人醒悟,未來是什麼便可想而知。

人們知道,印度甘地在非暴力不合作運動過程中,他的隱忍犧牲精神的偉大;同時人們也極為佩服英國殖民者,他們是合格的稱職的高素質的對手。甘地的「非暴力」實質是以吃苦隱忍的精神、以道義的力量邀請對方共同遵守人類的文明準則。它的真正難度在於對手也必須是一個講究基本遊戲規則、講誠信的人,否則,你對他「非暴力」,他卻總是對你「暴力」,結果可想而知。

這種運動的前提是雙方都有誠信,甘地一生共絕食16次,其中針對政府的幾乎每一次都使英國統治者大為惶恐,不得不讓步。但在這種「讓步」的背後,其實是一種人的生命觀念在轉變,我們可以設想,假如甘地的絕食不是「示威」給英國人,而是共產國政權、斯大林,其結果是不言而喻的。

一代被魔鬼欺騙的國人死去了,可是到如今新的一代又一代的國人,又一次次被其欺騙而不自知,在黨文化中經過洗腦和從小的灌輸形成的觀念,已經完全沒有了誠信,而且繼續對共產國謊言著迷,甚至還會產生一種被魔鬼附體後進行行騙的興奮感。

即便如此,共產邪靈並不善罷甘休,魔鬼清晰的知道中國人的骨子裡還存有本性的佛性,當遇到救世的佛法這種本性會有被喚醒的可能,這是一種誠信的本性,可是一旦這個被失去,人將成為毒蛇猛獸一般,不但人自身會被毀滅,同時這樣的人會成為魔鬼的幫凶去毀滅其他人。

共產黨沒有誠信,但是這個魔鬼卻大肆宣揚和鼓吹講誠信,使得「誠信」這個還在不斷被用來美化共產黨的名詞,成為魔鬼的偽裝;同時,魔鬼用這「誠信」當作繼續把國人本性中還殘存的最後一滴誠信也要吸食乾淨的「吸管」,使國人徹底的魔性化。

責任編輯:高義/Michelle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