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香港問題與人權無關嗎?

970×90
【看新媒體】2019自9月9日起,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舉行為期3週的會議,中方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陳旭對媒體稱“香港問題是中國內政,亦與人權問題無關”,反對討論香港局勢等問題。他以“不請自來的惡意言語”形容其他國家針對中國人權提出意見
香港問題無關人權?
在聯合國網站:“人權”的定義是:每個人與生俱有的權利,包括生命和自由的權利,不受奴役和酷刑的權利,意見和言論自由的權利,獨立思考,獲得工作和教育的權利以及其它更多權利。人人有權不受歧視地享受這些權利。
『反送中』行動旨在守護香港法治價值,保障市民的自由權利免於中共的壓制,因此它實質上就是一場人權運動。
三個月來,中共和港府

以鎮暴模式對付提出五大訴求的各界民眾,包括大批青少年學生,侵犯了港人的言論,集會,遊行,工作,生命等權利。同時,中共文宣通過抹黑,造假等手段造勢,為強權打壓及暴力升級製造藉口。
據媒體報導,香港警察在對付示威人群和清場過程中,釋放了2000多枚催淚彈及大量布袋彈,橡皮子彈,還出動了水砲車,共逮捕一千多人,許多人因警暴受傷,有人傷情嚴重,眼睛恐致失明。
7月21日,在元朗車站,黑社會分子無差別襲擊市民; 8月31日,警察衝進太子站地鐵車廂,無差別地襲擊乘客,這兩個惡性案件震驚世界8月上旬,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 Jeria)呼籲港府對於警方針對示威者使用武力展開獨立,公正的調查。

8月29日晚至8月30日,多位參與“反送中”的社運人士和議員被警方抓捕,引發國際強烈譴責。此外,警方對一些集會和遊行申請發出了反對通知書,包括對民陣申請在8月31日遊行下禁令。中共白色恐怖還延伸至商企等領域,例如,國泰航空迫於壓力,無理解僱了數名支持示威的機師等員工。 9月8日凌晨,一段影片在網上傳出,顯示9月7日晚間,在大埔墟站的地鐵裡,6名警察圍住了一名學生模樣的年輕人,他們用棍棒連續猛擊他的頭部,在之後的5,6-秒內,又有4,5名警察衝上去,毫不遲疑地揮棒對其頭部猛打,後來一名警察快跑上前,給被毆者套上帽子。在社交平台上,民眾紛紛留言譴責警察暴行,有人留言說,“這種專業的打人手段完全出自大陸公安。”

由此可見,香港的風波起於人權,事關人權。香港市民的多項權利正在受到嚴重的侵犯。日前,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接受法廣採訪時指出,陳旭所稱香港問題與人權無關的說法是“掰大眼講大話”(睜眼說瞎話)。他還提到,記者採訪受阻礙,這是新聞自由被侵害,而市民“個人流動自由”也因地鐵停止服務而受影響。

中共為何不敢談香港 對於人權理事會會議,陳旭稱向媒體表示:中方希望各方摒棄點名羞辱和公開施壓做法,平衡推進各類人權。此說有趣。中共懼怕再次因人權劣跡被點名,被施壓,那麼它為何不思悔改? 說到“點名羞辱”和“公開施壓”,這恰恰是中共慣用的手段,從“土改”,“反右”,“文革”,“六四”到迫害訪民,律師,信仰者等維權人士,它一直極盡侮辱人格,高壓脅迫之能事,以此製造恐懼,分裂社會,形成群眾和群眾劃清界限,互相鬥爭的恐怖氛圍。 本次香港抗議活動中,中共喉舌媒體捏造“亂港四人幫”誣衊黃之鋒等社運青年為“漢奸”,封殺支持“反送中”的明星,並且威脅參與示威和罷工的職員。中共顛倒黑白,構陷良善,卻不允許他人伸張正義。
中共說,人權理事會的會議不是討論香港問題的“合適場合”,那麼中共幾時願意討論,又可否會交出真相?
相對於新疆“再教育營”,中共之所以懼怕討論香港問題,是因為前者在其統治境內,它可以任意掩蓋真相,營造“春風化雨”的假面。而香港街頭的抗爭直接坦露在世界的眼前,香港民眾的呼聲能夠即時地傳向全球,它除了抹黑和施暴以外,無可奈何。
再者,香港市民抵抗暴政,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贏得了廣泛的國際聲援,這對於內地受迫害的百姓起到了非常重要的鼓舞和示範作用,並將令世界更加關注中共治下的大陸人權狀況。因此,在有些場合,當中共不能“先聲奪人”,自知理虧時,它寧可迴避或沉默。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草案”
9月9日,美國國會將結束暑假而復會,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幾次發表聲明,表示將推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美國兩黨內對於要求盡快通過此法案的呼聲很高。這可是令中共頭痛的另一件大事。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是由美國資深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參議員馬可·魯比奧和參議員湯姆·卡頓共同提出。此法案的目的是,美方對那些涉及鎮壓基本自由的香港或中國大陸的政府官員,設立懲罰機制,包括禁止涉事官員入境美國及凍結其在美國之資產。
因此,香港問題與人權息息相關,深入探討此世紀大事件,徹查相關罪行,懲治人權罪犯,還香港高度自治於港人,事不宜遲。面對撲面而來的正義洪流,中共當然憂心如焚。

责任编辑:高義

 





 
970×90

Related posts

97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