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病毒(2019-nCoV)來自軍方P4實驗室?

武漢病毒(2019-nCoV)來自軍方P4實驗室?

【看新媒體2020年01月25日訊】類似SARS的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自上月8日在武漢爆出第一例確診病例,據中共官方數字已感染1287餘人、造成41人死亡,並傳播到10多個國家,引發人們對疫情全球大爆發的擔憂。而武漢當地的中科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簡稱P4實驗室)是中國唯一專門研究SARS和埃博拉等最危險病原體的實驗室,這是否巧合?

一些專家說,新型冠狀病毒先在動物中變異,繼而才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通過人畜接觸傳染給了人類。美國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博士說,「目前還沒有理由懷疑該設施(P4實驗室)與疫情有關,除了該實驗室負責關鍵基因組測序,以用於臨牀診斷」,他也提到2004年間,SARS病毒曾多次從北京的高級保存實驗室逸出。

P4實驗室「盒中盒」設計的結構圖。(圖: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不過英媒《每日郵報》日前指出,權威科學雜誌《自然》(Nature)2017年就刊文警告,武漢P4實驗室被註射病毒的實驗動物具有很大危險。香港《香江日報》報導亦指出,中共軍方向美國國家生物技術資訊中心(NCBI)提交的生物武器舟山蝙蝠病毒,與武漢肺炎病毒具有高度相似性,區別在於蝙蝠病毒不能傳人;專家分析,武漢肺炎病毒只能解釋為軍方的「基因改造」版。

美生物安全專家2017年警告:武漢P4實驗室病毒可能逃逸

為研究埃博拉和SARS病毒等最危險病原體,中共於2013年啟動、2015年立項,在武漢設立中國第一個旨在達到最高安全級別(4級生物安全標準,BSL-4,又稱P4)的生物實驗室,意味著它將有資格處理最高生物危害級別的最危險病毒樣本。

經過安全測試,P4實驗室於2018年1月通過驗收,這是中共計劃在當地設立的5到7個同類實驗室的第一個。P4實驗室的研究人員須穿戴類似宇航服的正壓防護服和高安全級別手套,在特殊的「箱櫃」工作區工作,以阻斷密封盒中的病毒和細菌通過空氣進行傳播。P4實驗室目前在全球約有54個。

身穿正壓防護服的武漢P4實驗室研究人員。(圖: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武漢P4實驗室的正壓防護服。(圖: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武漢P4實驗室研究人員正在穿上正壓防護服。(圖: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但在此前一年,美國生物安全專家和科學家就擔心,一種類似SARS的病毒可能從該實驗室散出。美國馬裡蘭州生物安全諮詢公司CHROME創始人、生物安全顧問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曾告訴《自然》雜誌,他擔心在中國那種環境該研究機構可能不安全,因為「言論自由和資訊公開很重要」。

而位於武漢江夏區的P4實驗室,距傳為本次疫情源頭的「華南海鮮市場」僅只32公裡,這是否巧合?越來越多證據在提示一種可能,中共政府隱瞞了疫情真相。

華南海鮮市場(上)與武漢病毒研究所(下)位置示意圖。(圖:《每日郵報》截圖)

醫學頂級期刊《柳葉刀》(Lancet)24日發表的針對武漢最早期41例患者的臨牀分析報告提示,12月1日及12月8日確診的3位患者都未接觸過武漢海鮮批發市場。(圖中藍色代表未接觸,紅色代表曾接觸。)(圖:《柳葉刀》雜誌網頁截圖/知乎@咖哩雞

武漢P4實驗室建立之初,計劃首先著手開展P3安全級別項目——克裡米雅–剛果出血熱的傳染性病毒,這種疫情的病死率可達40%。SARS同樣屬於P3級別病毒。該實驗室主任袁志明受訪時告訴《自然》雜誌,武漢P4實驗室計劃研究SARS病毒。自SARS病毒從北京實驗室「洩漏」,中共除「提高防範」,也加大力度研究這種病毒。

吳桂珍(Guizhen Wu)則在中共英文期刊《生物安全與健康》(Biosafety and Health)上刊文說,該實驗室於2018年1月開始「用於BSL-4(即P4)病原體的全球實驗」。她寫道,「在2004年發生實驗室SARS病毒洩漏事件之後,原中共衛生部啟動了保存SARS、冠狀病毒和大流行性流感病毒等高級別病原體的實驗室的建設。」

武漢P4實驗室還配備動物研究設備。2017年接受《自然》雜誌採訪的科學家提到,與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相比,中共的動物研究法規(尤其是針對靈長類動物的法規)要寬鬆得多,成本較低,障礙也較少。這也引起了特雷文的註意。

要研究像新型冠狀病毒這樣的病毒並開發治療方法或疫苗,就需要讓這些猴子感染,這是進行人體測試前的重要一步。埃布賴特警告說,猴子具有不可預測性,「它們可以奔跑、抓撓,也能咬人」,它們攜帶的病毒會散佈在腳、指甲和牙齒上。

 

新型冠狀病毒是洩漏的中共生物武器?

1月11日,香港的傳染病學教授袁國勇告訴大陸「財新網」,通過病毒基因圖譜比較發現,與武漢肺炎病毒最接近的,是浙江舟山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

海外網友利用美國國家生物技術資訊中心(NCBI)分析生物資訊的BLAST等工具進行比對發現,中共軍方2018年遞交的舟山蝙蝠病毒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包膜蛋白(envelope Protein,簡稱E蛋白)的基因序列具有100%相似度。

蝙蝠傳染病毒給人幾乎不可能,而武漢冠狀病毒卻可以在人與人之間傳播。人們懷疑,武漢冠狀病毒就是經過中共軍方DNA編輯的舟山蝙蝠病毒。

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是從舟山蝙蝠中分離出的一種病毒。香港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Kadoorie Farm and Botanic Garden)動物保育部主管、蝙蝠生態學專家艾加裡博士(Gary Ades)博士告訴香港《香江日報》,他堅信蝙蝠將冠狀病毒傳播給人類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香江日報》報導指,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於2018年將舟山蝙蝠病毒的序列比對提交給了美國國家生物技術資訊中心(NCBI)。用BLAST等工具比對發現,這種病毒與武漢肺炎病毒之間具有緊密聯繫,可見蝙蝠病毒已發生基因變異;這可能是人工編輯,也可能是自然變異。而包膜蛋白在自然突變後保持完整不變的可能性幾乎為零,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人工基因改造,即中共軍方必定對蝙蝠病毒進行了基因編輯。

(圖:NCBI網頁截圖/路德推特

武漢P4實驗室對蝙蝠病毒的研究

《香江日報》報導還指出,P4實驗室的前身——武漢病毒研究所2007年以來就從全國數千隻蝙蝠中收集樣本並進行遺傳實驗。

2007年,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和崔傑課題組」在全國各地採樣了數千隻馬蹄蝠。研究人員在雲南發現一個洞穴中蝙蝠的冠狀病毒菌株與人類相似,於是花了5年時間進行監測,收集新鮮糞便、採集肛門拭子。該所對蝙蝠15種病毒株的基因組進行測序,發現它們包含了構成人類版本病毒的所有基因片段。

該所2017年發表了題為「低G + C含量的新型蝙蝠腺病毒為腺病毒的進化提供新啟示」的文章;在2019年發表的另一項研究中,還合成了來自不同國家/地區的蝙蝠基因分離株,並將所得物插入所謂「pUC57載體」。

 

中共有意發動生物戰?

雖然武漢肺炎第一例病例於12月8日確診,但疫情爆發的消息並非由官方公佈,而是在三週後的30日在網絡被公開,內容是武漢市衛健委「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武漢新聞圈一位作者31日上午看到後即轉到家族群裡,理由是「這類涉及疫情的文件,不敢有人PS(P圖)胡來」。隨後武漢官方才向陸媒「第一財經」證實文件的真實性。

爆料革命發起人郭文貴的「郭媒體」報導提出,中共有意放出最高級別病毒,用作生化武器。不少網友認為,從中共的歷史看,無論是人爲造成的「大饑荒」,到文革、六四屠殺、鎮壓法輪功,每當中共面臨執政合法性的危機,一貫的做法就是通過製造動亂恐怖及減少人口來掌控局面;從中共目前對疫情採取的一系列舉動來看,無法排除這種可能性。

首先,正在抓緊修建的武漢版「小湯山醫院」,選址正好在武漢市民的重要生活水源——蔡甸知音湖旁邊。

可怕的事發生了!,其實就是病患集中營,竟然設在武漢蔡甸知音湖!知音湖水質清澈,是武漢市內的重要水源之一!中共竟然在水源地建設集中營!這太可怕了!這是要把武漢消滅的節奏啊!水源地一旦被污染,那還得了?!😨😱中共的底線還有嗎?這個魔鬼政權,為何國際社會容忍?!😨

且武漢市封城後,醫療和生活物資奇缺,民眾情緒崩潰恐慌。一些網友發推文表示,志願募集捐助醫療物資,反遭官方威脅。

同時,網友也拍到中共連夜從上海機場調兵武漢,引發外界高度關註。

 

此外,武漢封城2小時後,武漢仍有飛往香港的國泰港龍航班起飛;飛往新疆的兩個航班在封城之後也處於延誤而非取消狀態。除了保護特殊人物離開疫區的可能,網友也懷疑中共打算利用病毒對反極權的香港人發動生物戰,以期合理「軍管」香港、解決香港危機;同時通過「超限戰」摧毀美國和整個自由世界。

上天有好生之德。面對已經降臨的災難,希望中國民眾能突破資訊封鎖、尋覓真相,抓緊讓自己和家人脫離中共,自救的希望就在前方。

 

 

責任編輯:松林/資料來源:MLRB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