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穀雨、聯合國中文日說到中國文學的精髓紅樓夢、李後主詞》

970×90

撰稿:劉超祺博士                                   2021年4月18日修訂

 

導言

【看新媒體2021年04月18日訊】2010年,「聯合國新聞部」(現時改名為「全球傳播部」發起「聯合國語言日」,目的在於倡議在聯合國使用多種語文和鼓勵各國的人士接受世界上多樣的文化,同時更促進六種官方語言在聯合國的平等使用,這六種語言包括:英文、中文、法文、西班牙文、俄文和阿拉伯文。並且訂定每年的3月20日為法文日、4月20日為中文日、4月23日為英文日和西班牙文日、6月6日為俄文日和12月18日為阿拉伯文日。

「聯合國新聞部」將中文日定在4月20日「穀雨」,以紀念中國文字的創始人,即是創造中文字的始祖倉頡。

 

從樂曲中反思

童麗演唱《葬花吟》

清朝小說家曹雪芹所著的中國古典長篇章回小說《紅樓夢》被稱為「中國四大小說名著」之一,被評為中國古典章回小說巔峰之作,思想價值和藝術價值極高。

《葬花詞》,又稱《葬花吟》是《紅樓夢》在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楊妃戲彩蝶 埋香冢飛燕泣殘紅》,由小說的主角之一林黛玉吟誦出來的一段詩詞。

「芒(粵音「忘」)種(粵音「縱」) 」是春天的最後一天,稻、麥那個時候已經長出了細「芒」,細芒即是種子,到了這個時候,農夫亦都要開始忙於耕種。

《紅樓夢》講述在「芒種」當天,林黛玉孤單一人,感懷自己寄人籬下的身世,與賈寶玉的感情最終亦沒有長輩為她作主。當天,大觀園的女子個個都熱熱鬧鬧的去拜祭花神的時候,多愁善感的她卻選擇形單隻影的獨自去「葬花」,一面葬花,一面吟誦以下這首《葬花詞》: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遊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簾中女兒惜春莫,愁緒滿懷無釋處。手把花鋤出繡簾,忍踏落花來複去。

柳絲榆莢(粵音「甲」)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樑間燕子太無情!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道人去樑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明媚鮮妍能幾時,一朝漂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愁煞葬花人,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奴底事倍傷神?半爲憐春半惱春。憐春忽至惱忽去,至又無言去未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豔骨,一抔淨土掩風流。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污淖(粵音「鬧」)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白話文意譯這一首《葬花詞》應該是這樣子的:

「花兒謝了,被風吹得滿天都是,鮮紅的花朵褪色了,芬芳的花香消失了,又有誰會憐憫它們呢?柔弱的蜘蛛網在這春天的時節在水邊庭園之間飄蕩著,輕柔的柳絮迎風飄蕩,撲向了錦繡織成的門簾和窗簾。

在這道門簾和窗簾中的女兒惋惜著將要逝去的春天,心中充滿千愁萬緒卻沒有地方可以釋懷。手拿著花鋤、走出用錦繡織成的門簾到花園去。園子裏花朵散落一地,我真的不忍心踩在花朵上走來走去。

絲絲的柳絮和榆樹的莢種子在風中顯耀著自己的芬芳和美態,也顧不了桃花的飄零和李花的飛逝;桃花和李樹明年也會再開花,可是,明年不知道在閨房中還有誰在那裏呢?

新春三月,成雙成對的燕子已經在屋樑之間搭建好了愛巢,牠們糟蹋了多少鮮花,真的是太無情了!明年百花盛開的時候,燕子還可以結草銜環,在橫樑上築巢,卻意想不到閨房中的人可能已經逝世,只留下空空洞洞的橫樑和房間,鳥巢也被扳(粵音「班」)倒。

一年三百六十日,花兒受著刀刺一樣的風和劍鋒一樣的霜雪摧殘著;明媚的春光、鮮豔的花朵又能夠維持多長的時候呢?一朝被風吹去、被霜雪打落,一旦漂泊到其他地方就很難再找回來了。

花開在樹枝上當然容易被人欣賞得到,一旦飄落的時候就很難找尋得到它們的蹤影,我這個站在梯階之前、打算將花朵藏在泥土裏的人思緒就分外的愁煩;我一個人握著種花的鋤頭暗自落淚,淚珠兒灑在沒有花朵的樹枝上,好像杜鵑泣血一樣,變成了血的痕蹟。

正值黃昏,杜鵑花默默無語,我擔著花鋤,掩上重重的屋門、房門回到我的閨房中去;青冷的燈光照射著牆壁,我上床入睡就聽見春寒的雨水敲打著窗戶,被鋪還未溫暖過來哩。

奇怪的是,到底我有什麼事情特別令我份外傷透腦筋呢?一半是為了憐憫春天,一半是為春天而傷感。憐憫春天匆匆的到來又惱恨春天匆匆的離去,春天一聲不響、悄悄的來到人間,又無聲無息的、悄悄的離去。

昨天晚上,庭園外傳來一陣陣悲涼的歌聲,不知道是否花朵的靈魂還是雀鳥的靈魂在歌唱呢?不論是花朵的靈魂還是雀鳥的靈魂都很難留得住在這裏,我問那雀鳥兒,是你在唱歌嗎?鳥兒自然無言以對,我又問那花兒,是你在唱歌嗎?花兒更含羞答答的低著頭,默默無語。

誠心的希望我今天能夠生出一對翅膀來,隨著那隨風飄蕩的花朵飛到天的盡頭處。即使飛到天邊的盡頭處去,又要問一句,那裏有埋葬花朵、香氣飄揚的山丘呢?

不如用這錦繡織成的香囊盛載起嬌艷花朵的尸骨,再用一堆凈土埋葬起它一生的風流韻事。花朵本質是潔淨的來,也還是應該潔淨的去,不要強行的將它沾染上污穢,被拋棄在骯髒的渠溝。

如今逝去的花朵有我來負責收葬,誰知道我的身軀那個時候會命喪黃泉呢?我今天把花兒埋葬,人都會取笑我是一位花癡,等到我逝世的那一年,埋葬我軀體的人又怎知道是何人呢?

請試試看,當春天逝去、花朵漸漸殘落的時候,便是我紅顏老死的時候;一旦春天消逝,紅顏老去,花朵凋落、人也逝世的時候,大家都會把花朵和我一起遺忘的。」

這首《葬花詞》表面上是「說花」,其實是寫人,其中詞句又以花比喻林黛玉自己, 有血、有淚,寫景憐人,互相對映,感情豐富,具有強烈的感染力,令人為之動容。各位讀者:你們又有沒有同感呢?

 

曹雪芹作詞、劉雪庵1943年撰曲、童麗主唱《紅豆詞》 

《紅樓夢》另一首手家傳戶曉、被人津津樂道就是《紅豆詞》。

「紅豆」即相思豆,以表達相思之情,這首紅豆詞代表著林黛玉、賈寶玉相思之情。這首詞的特徵就是每一句都有一個「不」字。

曹雪芹的《紅豆詞》是這樣子的:

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

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後;忘不了新愁與舊愁。

咽不下玉粒金波噎滿喉;照不見菱花鏡裡形容瘦。

展不開的眉頭,捱不明的更漏。

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隱隱,流不斷的綠水悠悠。

白話文意譯這首《紅豆詞》應該是這樣子的:

相思苦,苦相思,總是拋不開的相思之苦,有滴不盡的相思血淚;滿畫樓在春天都有開不完的楊柳和花卉,與我的心情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比。

我睡得不安寧,只見黃昏過後,紗窗外的風雨總是沒完沒了的;在我腦中盤旋的,總是忘不了的,就是相思之苦帶來的新愁和與舊愁。

滿嘴都是珍饈百味,但是我始終都是悶悶不樂、食不下嚥;對著雕刻著菱花的鏡子,照來照去的都是我日漸消瘦的容顏。

我終日都是愁眉苦臉,眉頭怎樣也展不開來;更漏提點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這樣悲傷的心情,感覺時間好像窒息了一樣,捱來捱去也捱不到天明。

呀!正好像在遠方隱隱約約可見的青山,怎麼也遮不住,還是呈現在我的眼前;也好像從遠方川流過來綠色的河水一樣,怎麼流也流不完;正好像纏繞我的相思之苦一樣,怎麼拋也拋不開。

在愛情的道路上,做不了對方最愛的人, 就做對方最需要的人,做不了對方最需要的人, 就做對方最懷念的人,在愛情的道路上,你永遠是贏家。各位聽眾: 在愛情的道路上,你是贏家還是輸家?

 

蓋鳴暉、吳美英等人演唱粵劇《李後主》之《去國歸降》

五代南唐李後主又名李煜,善於作詩寫詞,一生留下出色作品無數,《破陣子.四十年來家國》更是其中出色的一首,寫作於李煜降宋之后的幾年,亦即是李煜生命的最後幾年。南唐的首都金陵被宋軍攻破後,李煜為了避免塗炭生靈,人民被殘殺,甘願被俘虜。這闋《破陣子》告別了江南的美好回憶,紀錄了當日被俘虜的情景和感受,令人動容。

這首《破陣子》是這樣子的: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

白話文意譯這闋詞應該是這樣子的:

「南唐開國四十年,廣原遼闊,民豐物阜。宮殿華麗雄偉,高聳入雲,可與天際相連接,宮廷內的裝飾美奐美輪、珍貴、奢侈並且華麗,玉樹繁花,燦爛奪目,在這個奢華的日子裏,終日沈醉在詩詞歌賦之中,我那裏懂得用兵,國與國之間還有爭戰這回事呢?

終歸有一天,南唐被宋軍攻陷,身為帝王的我,也要被臣服俘虜,在這段被宋庭俘虜的日子裏,我腰肢減瘦,鬢髮斑白,心力交瘁。最令我難忘記的,就是慌忙的辭別宗廟的一天,教坊的樂師還演奏起離別的歌曲,我悲痛欲絕,只有對著為我送行的宮女垂頭飲泣。」

這闋《破陣子》寫得入木三分,情境逼真,宋太祖趙匡胤看了這首詞之後,認為李煜不甘被俘,於是賜他毒酒,李煜就此飲恨而終。

小結

願各位能夠做一個「知書識禮」的中國人!

 

負責編輯:卿韻

看新媒體創作文章,轉載請註明來源。

訂閱【看新媒體】Youtube 打開小鈴鐺

支持我們:info@visionvnm.com

網站:www.visionmedia.news

FB: https://www.facebook.com/visionmedia.news

Twitter:  https://twitter.com/VisionVNM

Youtube:https://youtube.com/channel/UCllXFV199SNghEWFgc0y_Jg

970×90

Related posts

970×90